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徐长老死了。

    这件事在丐帮掀起了轩然大波,萧昊更是怒不可遏,誓要揪出贼子为徐长老报仇。

    然而丐帮上下,乃至江湖中都在传言,徐长老是被一心为知道杀父仇人是谁的萧峰所杀。

    放屁!这么明显的栽赃嫁祸,真当他们一个个都没长脑子不成!

    那些等级较低的弟子是看不到,但丐帮首脑之中,对此事却是心思门清。

    徐长老全身冰寒刺骨,面结冷霜,必定是伤在一极为阴寒的毒物之下,而萧峰自幼修习阳刚的功夫,绝不可能是他所为。

    萧昊气的是有人胆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动手,洛阳总舵虽说近日人手并不充足,大部分都被支去支援北方,但也不是什么好闯的地方,有他在这里坐镇,竟然还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来杀了最德高望重的长老,简直是打他的脸,不把丐帮放在眼里!

    萧昊和众长老围着徐长老的尸体,面色发寒,沉声问道:“各位长老,以你们所见,徐长老是何人所害?”

    宋长老与丁春秋一战伤了元气,至今尚未完全康复,咳了两声道:“此等阴寒掌力,小老儿孤陋寡闻,实在瞧不出。”

    陈长老一向熟悉毒物,凝神看了许久,迟疑道:“帮主,我听闻昆仑山脉有一种奇物唤做冰蚕,凡被咬之人全身凝霜冻僵而死,倒与徐长老……有几分相似。”

    萧昊端详着徐长老的尸体,心中有了些眉目。陈长老提醒了他,天龙里确实有这么一号人物,有一手融了易筋经的冰蚕毒掌的功夫。但他疑惑的紧,那人和徐长老无冤无仇,他大哥大闹聚贤庄英雄会,倒是与他有怨。若说杀了徐长老嫁祸萧峰,那也该用别的手段,不让这尸体给人落下把柄。他如此行事,究竟是私仇还是示威?亦或另有目的?

    “诸位长老可知游坦之此人?”萧昊试探性问道。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接连摇头,奚长老疑道:“可是游氏双雄游驹的幼子?”

    萧昊哪能记得清这人祖宗是谁,也不应话,直接道:“就是那聚贤庄的少庄主。”

    奚长老点头道:“听闻此人不学无术,整日无所事事,聚贤庄一役后便销声匿迹了。”

    萧昊沉吟片刻,看来游坦之的事情武林中当真没几个人知道。他在武林中本就没什么名气,冰蚕毒掌这等奇功只怕也是刚刚练成,结合前些日子见到的阿紫,萧昊觉得此事极有可能就是他所为。

    宋长老听到萧昊突然提起游坦之,问道:“帮主可是想到了什么?”

    既然他们不知道游坦之学成了高强武功,那萧昊自然也应当不知道,此时提起来倒是不好解释。

    萧昊犹豫了一下,才道:“我那隼儿前些日子觅食的时候,发现几具死状与长老有些相似的尸体,想来是有人正在练此功夫,我问它那人的特征,它便拍平了身边的一个小土丘。我起初不解其意,如今却是想起此事。”

    吴长老大为惊奇:“帮主的鸟儿竟有如此灵性!”

    陈长老斜睨了他一眼,嘲讽道:“大惊小怪!帮主养的鸟自然不不同凡响!哪能是寻常禽兽!”

    萧昊:“……”嗯,白凤你还是先背着锅吧。

    “坦之坦之,听来倒确实有些联系。”宋长老沉思道:“只是他武功平平,又与徐长老无冤无仇,如何能成功?又为何下此毒手?”

    萧昊苦恼道:“这也正是我疑惑的。也许他另有奇遇,练成了高深功夫。但徐长老之死,我实在想不出他的动机。”

    他们在屋中商议,门外急匆匆跑来一名小乞丐,前些日子萧昊见他腿脚利索,被自己拎着飞了那么久也就吐吐就没事儿了,便提拔他做了身边的传信弟子,只是每次一有事情他就这么慌慌张张的,实在还有些欠火候。

    “帮主!各位长老!”他飞快地朝屋里几人行了礼,道:“大仁分舵弟子来报,说近日星宿派行踪诡谲,方才截获了一份星宿派与姑苏慕容的传书,不敢耽误,立即送来与帮主和各位长老!”

    萧昊闻言一愣:“星宿派?那群乌合之众不是早该散了吗?”

    那弟子解释道:“本该如此,只是丁老怪死了之后,有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接了星宿派,听说她手段了得,星宿派现在全由她管着。”

    萧昊知道那人必定是阿紫了,他接过信件,与众长老一同查看:

    “……星宿派现已联合伏牛派、无量剑派、蓬莱派、青城派下月初一齐聚少林,为天下人谋求高深武学,待搬空藏经阁后付之一炬,让少林不再妄自尊大。少林积累深厚,我等唯恐难以成功,姑苏慕容乃当世英才,若能一齐举事,定为天下英豪拜服。”

    萧昊十分想不通,阿紫这小丫头怎么会有心思敢打少林的主意?她姐姐就这么任她胡闹的吗?

    看这信件遣词造句很是一副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