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唯一的一个绿名,还是93级的金大腿,就这么抛弃了萧昊。

    萧昊感到很心累,不会再爱了。

    金大腿非但没有站在他这边,还猪队友一样对他道:“阿昊,你有什么奇遇自可讲来。”

    讲个鬼咯……劳资建个小号被丢来惩罚装逼讲给你们听你们会信吗!

    见萧昊不予回答,人群中一个长臂长老冷哼一声:“只怕他是偷鸡摸狗窥人武学之徒,疯癫痴傻是假,混入丐帮有所图谋是真。”

    萧昊瞥他一眼,不愿同他计较似的,一边喝酒一边找了处舒服的空地蹲下,手背抹了把下巴沾上的酒液,道:“陈长老,你这话我不爱听,丐帮兄弟本就潦倒落拓,你拿偷鸡摸狗来讽趣我,要寒多少兄弟的心。”

    他收敛了些放荡悠闲的做派,做出郑重其事的模样,对乔峰道:“武功一事日后我自会解释清楚,但如今不到时候,不可说。”

    实在是他没想好怎么胡扯,拖得一时是一时。

    装逼嘛,真真假假让人摸不出深浅才好。

    乔峰观他磊落坦荡,行为又洒脱爽快,本就很有好感,再看他看似不拘小节实则粗中有细,大事上沉稳严肃,更对他所说深信不疑,于是朗声道:“诸位长老,阿昊在帮中已有时日,本性如何兄弟们有目共睹,他既有隐情,我们也不要强人所难。不如暂且将他收押帮中严加看管,若真有不轨之心,我这个做大哥的第一个将他击杀!”

    几位长老纷纷叹息摇头,很不情愿地应是。

    萧昊忍不住多看了这个金大腿几眼。

    难不成真像白世镜说的,乔峰对这个傻弟弟百般偏护?这么明目张胆的护短,丐帮另外五位长老竟好似习以为常。

    这好感来的莫名其妙,乔峰本姓萧,系统不会真给他塞个便宜大哥吧?

    萧昊抖了一抖,只觉得这个问题细思恐极。

    “先夫尸骨未寒,怎能放过这贼子!”那边康敏又落下泪来,凄楚可怜,引得众人心中都同情起来。

    “乔峰!你一直憎恨马副帮主,欲除之而后快,觉得有他在一日你便不能将帮主之位顺利传给那个傻子,这才派他杀害了马副帮主吧!”全冠清看见康敏落泪,大声叫到。

    乔峰皱着眉摇了摇头:“我与马副帮主虽然交情不深,言谈不甚投机,但从来未曾想过要加害于他。皇天后土为证,乔峰若有半分加害马大元的念头,就教我身败名裂,被天下好汉耻笑!”[注]

    全冠清却道:“乔峰,你做这样大义凛然的样子,难道心中真不知情吗?”

    乔峰一愣:“知什么情?”

    几位长老听到全冠清这样说,像是想起了什么,小声交头接耳,互使眼色。

    萧昊心中微动,金大腿是站在他这边的,这红名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他得再帮一把。

    于是他高声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杀了马副帮主,我又坚持马副帮主是被马夫人和白长老所杀,既然你们都没法判断,为什么不把白长老叫醒让他自己说?”

    一面又暗搓搓给乔峰发了个密聊:

    “大哥,他们想拿你身世做把柄,你别上当。”

    乔峰看他嘴唇丝毫未动,十分惊异,又察觉这话只传入他一人耳中,更觉奇妙,好奇又欣慰地盯着萧昊。

    宋长老走前两步,道:“马夫人说你会使打狗棒法和降龙掌,但我们谁也未曾见过,唯有白执法与你交过手,我们自会叫醒他问个清楚。只是你既然说他们是一伙的,又怎么能让白执法说出真相?”

    “他会不会两门绝学,哪用得着废话,一试便知!”陈长老却听不进去,他性情一贯乖戾,和乔峰的交情疏疏落落,并不想给他面子,已经将麻袋武器捉在手中,向萧昊扑来。

    他十分擅长通臂拳功夫,一手麻袋武功又是独创,在江湖中小有名气,萧昊却一点儿不想跟他打,匆匆用小轻功躲开。

    系统那个喊话,他要是这会儿耐不住性子去敦敦敦,那不是妥妥的拉仇恨吗!

    这个陈老头跟白世镜一样也只有67级,禁不得萧昊几下敦,他还没想好说辞,万一敦完了真被他们说是偷学丐帮武学,反而多生事端。

    于是他大笑三声,默默地开了个笑醉狂。

    笑醉狂,原地挥舞醉拳,期间不受任何招式控制,减伤同时每秒回复自身气血和内力,不可被打退、打断。

    正常情况下,他一个满血的丐,读笑醉真是纯属浪费,没个卵用。

    可是,重点是,它装逼啊!

    被对面六十多级的老头挠一两下没什么,反正笑醉不会被打断,他可以一边挨打一边尽情装逼!!!

    陈长老发现自己招招都未落空,但打在萧昊身上,对方却不痛不痒好似毫无伤害,并且萧昊没有一丝躲闪之意,原地不动甚至只顾大笑喝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