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远快要疯了,他居然被一个废材连抽了两记耳光!暴怒之下,他也没有去想凭什么一个炼体二层的废材可以连抽他这个炼体四层的人两记耳光,当即大吼一声,向着凌寒扑了过去。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狠狠地揍这个废物一顿。

    他一拳轰出,力量十足,有劲风声响作。

    凌寒冷静异常,在前世,他自然弹弹手指就能解决一万个张远,但现在的他却只有炼体二层的力量。有些麻烦,但也只是一些小麻烦而已,现在主导这副身体的毕竟是曾经的天人境强者,眼光摆在那呢!

    张远只要手一抬、脚一动,凌寒便能推测出这一拳会打向哪里,脚步会移向何处,因此,当张远这一拳打出来的一瞬间,凌寒已经做出了反应。

    呼,这一拳打到,张远不由地露出一抹森然冷笑,被他轰上一拳的话,碾压级别的力量将瞬间让凌寒失去反抗能力,只能任他饱揍。

    打中了!

    嗯?

    张远露出讶然之色,因为这一拳看似打在了凌寒脸上,可实际却是差了一丝丝——凌寒及时退后了一步,恰到好处地让过了这一拳。

    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好像用尺子精确计量出来的,刚好停在凌寒的鼻尖之前。

    一定是凑巧,张远在心中说道。

    就在这时,凌寒一巴掌又挥了过来。

    啪,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张远又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该死!”张远吐了口口水,大吼一声之后,他再次挥拳向着凌寒打去。

    凌寒几乎在同一时间动了起来,上身向后一仰,呼,张远这一拳再次打了个空。他将双手往地上一撑,右脚顺势踢出,噗地一下,踹在了张远的双腿之间。

    “嗷——”就算炼体四层又如何,照样不可能练成铁蛋功,被这一脚踢得结实,张远顿时跪到了地上,双手捂着裤裆,脸上渗出了豆大的冷汗。

    “你好阴险!”张远抽搐着说道,整张脸已经扭曲得快要不成人形了。

    啪!

    凌寒又是一记耳光抽了过去,张远嘴一张,吐出好几颗断牙。凌寒自然不会同情,道:“狗就是狗,果然吐不出象牙来。”

    张远大怒,他居然跪在地上被一个炼体二层狂抽耳光,这是怎样的羞辱?他想要反击,可命根子中的那一脚却是直接瓦解了他的反抗能力,一动就蛋疼得要命。

    但绝不能让凌寒坏了凌重宽的好事,否则他要没有完成对方交待的任务……以凌重宽的性格,他绝对会被干掉。

    “寒、寒少爷,你听我说,你不能离开这里,其实、其实你中毒了,离开这个房间就会毒发身亡。”他急中生智,怎么也要把凌寒留在这里。

    凌寒不由地笑,这种拙劣的表演骗得过他?他飞起一脚将张远踹飞,现在可没空和这条走狗浪费时间,他必须阻止凌重宽的奸计得逞,否则父亲的拼命便是为他人做嫁衣了。

    至于张远?凌寒自然不会将这种小人物放在心上,反正凌重宽只要看到他出现,必然会去处治张远,根本不需要脏了他的手。

    “不要走!不要走啊!”张远带着哭声的哀求从后方传来,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凄惨的下场。

    为虎作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